刘波:“欧洲难民危机”,谁的危机?| 我们 · 时评

《我们》杂志2019-01-14 06:30:04

“欧洲难民危机”,谁的危机?

刘波

        时下国际舆论中有一个流行词——“后真相”时代。2016年,在英国退出欧盟、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令观察家们大跌眼镜,成为一系列所谓“黑天鹅事件”后,舆论发明了这个词,以表示我们从媒体上、网络上看到的并不是真相,而是被折射、被扭曲的真相,否则便难以解释,为什么主流媒体持续唱衰特朗普他却最终入主白宫。也有人用“后真相时代”来指代假新闻的流行与严肃媒体的衰落。

        然而,当人们为“后真相时代”而众议汹汹,而迷茫、彷徨之时,他们或许忘记了,至少从2001年的9·11事件以来,穆斯林一直生活在“后真相时代”。很多人当自己遭遇“后真相”之时,才感到痛苦、困惑,却对一直以来穆斯林的痛苦、困惑充耳不闻。

        长期以来,西方媒体不问9·11事件以及恐怖袭击泛滥的起因,不追究西方在中东长达至少一百多年的侵略和干预所造成的恶果,而虚伪地假设西方是清白无暇、毫无过错的,要求穆斯林和伊斯兰教负责来解释一切。没有任何历史事件是由单一的原因造成的,不诚恳地追问、真诚地反思,逃避自身的责任,最终的结果只能是把问题一股脑儿推给伊斯兰教,导致西方社会里对穆斯林的仇恨泛滥。在此过程中,穆斯林所主张的真相,即邀请大众了解真正的伊斯兰教教义,了解中东的发展历程,正视当今诸多国际冲突的深层次根源,公正评价和追究不同方面的责任,一直是被遮蔽的。所以,穆斯林对所谓的“后真相时代”,早已见怪不怪、无动于衷。

        近一年多来频繁出现的一个“后真相”词汇就是所谓的“欧洲难民危机”。这场危机被表述为,来自中东的难民潮冲击欧洲,使欧洲不堪重负,经济和社会都受到很大的压力。然而真实的情况是,这是一场危机,但这是中东危机所衍生的难民危机,是难民遭遇了危机,难民背井离乡,颠沛流离,惨死在逃亡、偷渡的路上,或是淹死在海里,而不是欧洲遭遇了危机。所谓欧洲遇到的问题,只不过是如何来应对和处理奔向欧洲的大量难民。对此,不同的欧洲国家采取了不同的态度,除了德国表示愿意大规模接受难民外,大部分欧洲国家不愿承担任何责任,东欧各国更是主张严守边界,不让难民入境,并拒绝德国提出的在欧洲各国之间分配接纳难民份额的提议。

        2015年9月一张叙利亚儿童在土耳其海滩溺亡的照片,在全球的社交媒体上疯传,引发了各国公众对难民的同情。德国总理默克尔主张向难民开放大门,并引入了100余万中东难民。这些难民来到德国后得到吃住等基本生活保障,并接受培训以争取获得正式的工作机会。很多德国人也热情欢迎难民的到来,而且在发生一些涉及难民的犯罪事件后,与难民站在一起,拒绝一些人对难民和穆斯林群体的污名化。对于默克尔政府和这些德国人的人道主义的友好行为,我们应该表示感谢。当然,除了德国人之外,欧洲许多国家的人,以及北美的加拿大,也对难民伸出了援助之手。天主教教宗方济各也一直在呼吁救助难民,并对抗“伊斯兰恐惧症”。这些慷慨、友爱的善举都令人敬佩,这是毫无疑问的。

        不过我们也应当看到,目前最主要的承受接纳中东难民责任的国家,仍然是中东国家,如土耳其、黎巴嫩、约旦等,这些国家都没有欧美国家富裕,也不应为中东冲突的爆发承担责任,但是他们接纳的难民人数远远超过欧美。如果只是说所谓难民“冲击”欧洲,是非常不公正的,中东各国比欧美承担起了沉重得多的国际责任。而且,绝大多数欧洲国家在难民问题上都不持完全开放接纳态度,甚至德国也表示要考虑调整难民政策。大量欧洲国家采取了各种措施来阻止难民进入,如在边境上修建铁丝网,加强海上巡逻等,并遣返进入其国内的非法移民。欧洲各国在这些措施上花费的资金,超过了他们在接纳和救助难民方面花费的资金。如果欧洲各国没有严密防范,入境不是那么困难,怎么会有那么多难民船翻沉在地中海、难民遭受蛇头敲诈和迫害的惨剧呢?

        然而,我们能看到一些既没有知识也没有基本良知的人,包括一些所谓的“知识分子”,讽刺欧洲国家接纳难民是在搞“政治正确”,讽刺默克尔是所谓的“白左”,甚至惊呼什么默克尔会毁掉欧洲。其实默克尔只是接纳了100万中东难民,即使相对于德国国内的1000多万穆斯林,这也只是个小数目。像任何群体一样,这些难民中是存在犯罪现象,但犯罪率并未高到不可承受的程度,而一些人总喜欢把个别难民的行为归咎给整体,甚至把难民统统污蔑为潜在的“强奸犯”。比如,被大肆渲染的2015年末科隆跨年夜性侵事件,根据德国警方调查,犯案者绝大多数是来自北非的移民,而与主要来自叙利亚的难民完全无关。难民是最脆弱、最需要帮助的群体,有的人可以不愿帮助、也不支持别人帮助难民,但至少请不要再对难民进行尊严伤害和人格侮辱。如果再对这些可怜的难民进行二次伤害,把他们都污蔑为潜在的恐怖分子,这是不是世界上最为可耻的行为呢?

        这些人所讽刺的“政治正确”更是荒谬绝伦。西方社会所谓的“政治正确”是个含义很模糊的词汇,通常是指在公共场合不发表歧视性、侮辱性、仇恨性的言论,这和欧洲接纳难民八竿子打不着关系。比如说,假设某个东欧国家的领导人表示他不让一个难民入境,但同时他不发表任何人格上贬低、侮辱穆斯林或中东人民的言论,他只是宣示一项政策,他就没有违反“政治正确”原则。所以说,所谓“政治正确”“迫使”欧洲接纳难民的说法,是十足的胡说八道。如果说有什么“压力”的话,只能说国际法规定了难民有得到基本庇护的权利,这是国际法,与“政治正确”完全无关。但可悲的是,众所周知,没有人尊重国际法,如果说西方大国可以违反国际法入侵中东国家的话,国际法关于难民保护的规定得不到执行,就更不足为奇了。

        还有一些人说难民是去欧洲“吃福利”,这也是一种以自己爱占小便宜的猥琐心态去揣度别人。事实上根据德国的社会保障制度,难民享受的待遇与德国公民是不同的,同时德国政府统计数据也表明,历史上德国吸纳移民带给国家的经济效益是正向的,即移民创造的税收收入超过了他们获得的福利。移民为德国经济发展做出了贡献,绝不是扮演着“挖墙脚”的角色,这也是人口老龄化的德国一直保持接纳移民政策的原因。

        一些中国的所谓“知识分子”批判“政治正确”,潜台词其实是想把对穆斯林的歧视不仅在言论上,而且在制度上公开化、正式化,允许公开侮辱穆斯林,政策上把穆斯林视为特殊群体、潜在危险群体,并把伊斯兰教本身视为一种威胁。这其实已经与纳粹法西斯思想没有什么区别了。我们可以看到,在中东发动战争的小布什也说伊斯兰教是“和平的宗教”,在美国煽动族群仇恨的特朗普的旅行禁令也受挫了,迫使他承认那不是“禁穆令”,荷兰的极右派反伊斯兰领袖威尔德斯也曾在接受采访时承认多数荷兰穆斯林都是“好公民”。从这些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一些所谓的“知识分子”,可以丑陋、恶毒到何种程度。在他们眼中,伊斯兰教是最大的威胁,即使为反伊而与法西斯合流也在所不惜。一个也经常遭遇种族歧视的民族中出现了这么多的现代版“十字军”,真是一幕“后现代”的怪象奇景。

        不过邪不侵正,我们可以看到,在世界各地,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团结与和平,并未因少数反穆分子的挑唆而受到损害。世界也许会堕落,文明也许会倒退,族群、信仰群体之间也许会发生冲突乃至仇杀,但我们的信心与奋斗可以阻止这种场景的出现。

        同时,所谓的“欧洲难民危机”,从根本而言是全球秩序的危机,是全世界的危机。如果中东恢复不了和平和安宁,那里的混乱和冲突就会溢出,而由全世界来承担风险。但解决问题的前提是,所有人正视这场危机的真相,而不再试图遮蔽和掩饰,把责任完全推卸给受害者。如果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中东和全世界也许永无宁日。 

感悟信仰

关注正义

虔诚举意

真实表达
宗旨
我们杂志

微信平台:womenzazhi2010
投稿邮箱:womenzazhi2010@163.com

编辑微信:hrn03022


支持《我们》纸刊印刷,请识别二维码赞赏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