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远去的巴勒斯坦“两国方案”| 我们 · 特约专栏

《我们》杂志2018-11-11 10:48:39

远去的巴勒斯坦“两国方案”
刘波

        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执政快半年了,在此期间,虽然巴勒斯坦没有发生新的大规模战争,但形势也没有出现任何的好转。

        特朗普的女婿、犹太人贾里德·库什纳作为美国中东特使,在6月访问了以色列。据美国政府说,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劝说”以色列在在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建筑方面放松管制。尽管这种“劝说”并没有任何强制力,但以色列方面也不愿意轻易放松控制,而是把这个作为一个与美国周旋的筹码。

        美国和以色列的“双簧戏”只是表演给观众看的。看起来美国很出力地“斡旋”,其实什么也没做。比如,美国特使敦促以色列“允许”巴勒斯坦人发展水、农业和电力项目,但这本来就是巴勒斯坦人应该享有的权利。当以色列表示对美国的要求不能满足时,美国就表示“遗憾”,好像就是给以色列施加了压力似的,仿佛美国不赞同以色列的行为,但这遮掩不了美国一直在坚定支持以色列的事实。

        这其实是一场玩了几十年的漫长游戏。美国装出来要解决巴勒斯坦问题的样子,如果以色列不配合,美国就说自己的努力没有成效,但这不是自己的错。如果以色列假装做出一些让步,给一些巴勒斯坦人的经济项目放行,放松对一些口岸的控制,美国就向外界显示“和平进程”取得了所谓的“进展”,而这些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巴勒斯坦人的固有权利。而且很多“放松管制”是以色列已经承诺要做的,以色列做自己承诺的事情,还需要有美国在后面推一把。另一个例子是,以色列要把一些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修建的所谓“非法建筑”用推土机推掉,如果美国加以“劝说”,推土机不出动,就仿佛是以色列给予了某种“恩惠”。

        以色列严苛的经济管制正在导致约旦河西岸的经济形势持续恶化,与此同时,由于中东国际形势的激烈变迁,许多国家陷入混乱,巴勒斯坦方面能够得到的国际援助也在大幅减少。两相逼迫之下,巴勒斯坦人的处境雪上加霜。与约旦河西岸相比,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封锁是更为严厉的。可以说,加沙已经成为目前全世界最大的“露天监狱”。

        除了以色列的封锁之外,约旦河西岸的阿巴斯政府也在给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控制的加沙政府制造麻烦,以服务于内部政治需求。阿巴斯政府一直试图削弱加沙的哈马斯政府的影响力,但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自己的支持率也在不断降低。法塔赫政府已经难以取信于民,但谁能替代它还不清楚。巴勒斯坦内部的不团结正在造成严重的创伤,虽然这种不团结在很大程度上是以色列施压和挑拨的缘故。目前,加沙和约旦河西岸的心理距离不断拉大,这对巴勒斯坦未来的建国梦想有可能构成极为沉重的打击。

        美国方面,特朗普一直吹嘘要让巴以双方达成一项“终极交易”,但谁都知道他只是吹牛而已。这些话只是说给国内听的,而即使在美国,人们也越来越明白,特朗普自封的所谓“交易专家”身份纯粹是自吹自擂。无论是对中东事务还是具体的巴勒斯坦事务,他的知识都是零。美国人选出这么一位总统,已经成为全世界的笑话。可悲的是,这个人事实上却掌握着无数巴勒斯坦人的命运,他的政策很可能再次鼓励以色列投入战争,这真是绝大的荒谬和讽刺。

        特朗普已经打消了把美国驻以色列使馆迁移到耶路撒冷的想法。不过,迁不迁使馆,对于巴勒斯坦现状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美国使馆设在特拉维夫还是设在耶路撒冷,普通巴勒斯坦人并不关心。人们关心的是结束不公,解除封锁,过上和其他国家人民一样的正常生活。美国和以色列政府不停谈论所谓“和平进程”,好像“和平进程”依然存在一样,但所谓的“和平进程”已经变成彻头彻尾的骗局,纯粹是掩盖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占领事实的遮羞布。


        在国内极右翼势力的驱动下,以色列持续在约旦河西岸和东耶路撒冷修建定居点。美国虽然在官方政策层面不支持以色列这么做,但现实中并没有给以色列施加任何实质性压力。定居点的不断扩张,对巴勒斯坦地区封锁的强化,都是巴勒斯坦人愤怒的根源。不解决这些根源问题,而一味强迫巴勒斯坦人“放弃暴力”、“承认以色列”,相当于把巴勒斯坦人逼到墙角后再加以羞辱,何况巴勒斯坦人绝大多数的抗议活动都是和平性质的。

        正如哈马斯多次表明的,是否“承认以色列”是巴勒斯坦建国之后的事情,应该由巴勒斯坦人民来决定,而不是由哈马斯这个组织来决定。以色列的这种要求是任何追求尊严的巴勒斯坦人所无法满足的,这相当于在以色列结束它的非法占领之前,先由巴勒斯坦人下跪乞求。“承认以色列”是一种羞辱性的要求。美国甚至欧盟等方面支持以色列拿着作为谈判前提,显示出在巴勒斯坦问题上,西方早已把最基本的公正置于脑后。凭借这种极不合理的要求,以色列把巴勒斯坦一方描述为所谓的“和平障碍”,自己则不断修建定居点、拉紧对加沙的绑绳,毫无忌惮。

        像美国一样,欧盟的所谓“斡旋”也不过是装装姿态,欧盟实质上也是在配合以色列。欧盟司法委员薇拉·居日瓦6月底在访问耶路撒冷时表示,将配合以色列从欧洲网络论坛上删除所谓的“仇恨言论”。她说,欧盟已经通过与科技企业的合作,在删除这些言论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欧盟还承诺与以色列合作打击“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和反犹主义”。以色列游说者一直努力让欧洲和美国承认他们对“反犹”言论的定义,即把对以色列的批评认定为“反犹”。

        “反犹”是以色列对批评者的一种常见的指责。比如,以色列想要规定,任何人只要“否认犹太人的自决权,宣称以色列国的存在是一项种族主义行动”,就是反犹。但事实上,国际抗议要求的是以色列结束对巴勒斯坦的非法占领,并检讨以色列作为一个殖民主义国家的存在本质,这根本就不是反犹。抗议者针对的并不是作为一个族群的犹太人。比如,美国著名左翼思想家、坚定的以色列批评者乔姆斯基就是犹太人。以色列非要在这二者之间划等号,等于把全世界的犹太人绑架到自己的战车上,把正义与不正义之间的对立伪称为族群对立,这最终反而会激化一些人的反犹情绪。

        巴勒斯坦的建国梦正在远去。中东形势的变化让巴勒斯坦更加孤立。近期,沙特为首的海湾阿拉伯国家,以及埃及等国,忙于“惩罚”卡塔尔,与其断交,并提出苛刻的复交条件,要求卡塔尔切断与伊朗的联系。卡塔尔是哈马斯最主要的资助者之一。这些海湾君主制国家的随着特朗普的笛声而跳的丑陋舞蹈,再度揭示了,这些躺在石油上睡觉的阿拉伯王公,正是阿拉伯民族解放的最大障碍之一。

        所谓的巴勒斯坦“两国方案”正在失去实质意义。以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作为未来的巴勒斯坦国土的想法,由于巴勒斯坦的内部分裂,以及各国政府的冷漠态度,已经变得失去实现可能性。在“两国方案”濒临破产之时,“一国方案”正出现在地平线上。我们期待有一天,在巴勒斯坦土地上消除一些占领和隔离墙,消除一些种族隔离制度,消除对任何族群的偏袒和优待,所有人不管信仰如何、族群身份如何,不论是穆斯林、犹太人还是基督教徒,均享有平等权利,同时,让颠沛流离的巴勒斯坦难民回归,回到一个统一的自由国家。 

首发《我们》杂志2017年二期
感悟信仰

关注正义

虔诚举意

真实表达
宗旨
我们杂志

微信平台:womenzazhi2010
投稿邮箱:womenzazhi2010@163.com
编辑微信:hrn03022
支持《我们》纸刊印刷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