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读诗之十一:安琪《秋天回乡》

北京诗局2018-10-31 11:19:34



秋天回乡


安琪


这个凌晨三点半即翻身而起的人

也不管北京深秋的寒气

这个五点半即打车奔赴机场的人

也不管路途陡峭,白露含霜

她在空中打盹,睡梦中被故乡的山河撞醒

满眼青翠的绿

树在南方不知道秋之已至

不知道秋之含意

这个在南方不知道爱乡爱人的人

此刻回程接受诗之训诫

满城短袖的男男女女

兀自呼啸的大小摩托

这个在北方的旷阔中迷失方向的人

此刻贪婪吞食着狭窄街道熙攘的气浪与凹凸口音

再一次

她迷失在故乡拆了又建的楼层间恍然已成故乡的

陌生人!

她呆若木鸡

她不知所措

事实上她已是故乡和异乡的弃儿

这是宿命,必然的

如果你也曾抛弃故乡

她就是你!



評點


异乡人的乡愁,已成为我们当下诗歌书写中非常普遍的主题,因为很多人都正在经历这样的精神迁移——离开了故乡,成了没有故乡的人,而在异乡,却又不被真正的接纳;或者因自身的原因,在精神上无法完全融入自己所身处的这座“陌生之城”。这就是我们所遭遇的悖论,在故乡与异乡之间,无从抵达。

安琪在这首回乡之诗中,对比了南北方季节的变化,也以不少的篇幅书写了回乡的心境、故乡的变迁,但最终她还是回到了对自我的反思与训诫:虽然回到了故乡,可乡愁之痛并没有因此而消失,反而变得更加深切。“再一次/她迷失在故乡拆了又建的楼层间恍然已成故乡的/陌生人!/她呆若木鸡/她不知所措/事实上她已是故乡和异乡的弃儿/这是宿命,必然的”,回不去的故乡,融不进的异乡,这又是多少漂泊在外的游子们的真实处境。在社会转型的大环境中,这是一些人必然的命运,他们也在思索,也在抗争,但无济于事。敏感的诗人将这样的感受写下来,也可能只是一种记录,无法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内心悬置的处境,但她毕竟是完成了一次见证,见证了一个时代的远去和另一个时代的到来,我们都是时代变迁的参与者和同谋。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