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龙飞的故事】苹果红了

洛川资讯2018-10-25 08:36:03

10月11日,一个秋雨霏霏的早晨,空气中弥漫着丝丝凉意,我们登上了北上西安的列车。

此次远行,我们是去看望老米,也就是苏州人口中的“米爸爸”。隔天晚上,和老米通了个电话。老米很高兴,说你们几点到,我到县城来接你们,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一定要请你们吃个饭。我支起耳朵,费劲地听着他口音浓重的陕北普通话,再三劝阻,无果。

 

高铁6个半小时,西安到了。洛川网信办的小伙子已等候多时,接上我们,不作耽搁,马上驱车转往洛川。天雨路滑,200公里开了三个小时,抵达洛川县城,已是夜幕时分。我推开车门,只见老米憨憨地站在路边,正朝我们挥手。他抢步上前,忙不迭地招呼我们,火车坐累了吧,这边比苏州要冷多了吧,还伸手捏了捏我身上的外套,一脸关切。

老米是个实诚人,晚饭吃到一半,人不见了,原来他偷着去前台付账了。我们立马“截住”了老米,坚决不答应,推推搡搡间,把他又按回到了桌子边。老米满脸愧疚的样子,低着头,讪讪地说,这可怎么好啊。我们和老米商定,第二天下午就去他的果园看看。



陕北的天气,就像孩儿的脸。早晨还是浓雾锁城,中午时分,突然拨云见日,艳阳高照,气温也从3℃直接蹦到了12℃。我们本想打个车去老米家。不承想,老米早有安排,说让自家外甥开车,他跟车亲自来接。电话里,老米的语气异常坚决,容不得我们推托。或许,他还记挂着昨晚上那顿饭吧。



从县城到老米家所在的槐柏镇近30公里。七转八拐间,车子驶上了盘山的公路,道路两侧就是黄土高原。迥异于路遥小说中黄沙漫卷,荒凉贫瘠的印象,因为植绿和禁牧的缘故,黄土高坡已经披上了绿衣裳。

当地人说,原来是“黄中找绿”,现在则是“绿中寻黄”。老米坐在我边上,阳光透过车窗,打在他黑黝黝的脸上,一路无言。车子离老米家越来越近了,路两旁,出现了大片大片的苹果园,硕果累累,一派丰收的景象。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了老米轻微的一声叹息。我侧身望去,他保持着原来的坐姿,正定定地看着窗外……他在想什么呢?倏忽之间,我的心情似乎也受了影响,沉重起来。

老米家住的是陕北的窑洞,炕连着锅台,家具就几张桌椅板凳,极其简朴,唯一的家电就是一台老式电视机。老伴坐在炕头,手拄着拐杖,因为患有严重的类风湿关节炎,早就丧失了劳动能力。全家收入就靠老米种苹果卖苹果。我在窑洞里没有发现小米——也就是老米儿子米龙飞的任何一张照片,自打苏州觅渡桥畔勇救落水女子不幸遇难,小米离开两位老人已有整整5个年头。

从老米家到他的果园,要走十来分钟。我们踩着泥泞,一路前行。老米来到果园,心情似乎好了起来。果园共有500多棵苹果树,平时全靠他一个人打理。经历了一年的辛劳,终于等到了收获的季节。苹果树密密匝匝,红彤彤的果子缀满枝头,惹人喜爱。老米从树上摘下几个苹果,塞在我们手里:“洛川的苹果不打蜡,上面是自然的果蜡,手擦一下就能吃。”一口咬下去,果然香甜爽脆,满口盈香。



老米说:“再等两天,苹果会红得更加均匀,天气条件允许,下周就要摘果装箱了,我要让苏州人民吃上好苹果,不然对不起大家对我老米家的恩情。”就在昨天一早,老米在电话里告诉我们,已经开始采摘装箱了。本文作者:苏州日报周韬

[【编辑:洛川县委网信办】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