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光明日报》刊文:“巍然大泽 寻梦平度”

掌上平度2019-06-17 18:17:17


《光明日报》(2016年09月18日11版)


大泽山的万亩葡萄园(摄影) 曲 刚摄


巍然大泽  寻梦平度


  清代文人孔尚任有诗云:“蓬山海上来,峰峰气磅礴;群峭卫一尊,巍然见大泽。”在广袤的胶东大地上,绵延起伏的大泽群山像张开双臂的母亲,护卫着一方富饶、美丽的热土。这里就是青岛的“后花园”、我的第二故乡——平度。


  “端平法度,万物之起,平度之名,渊源深意。”《道光重修平度志》里记载,平度已有2000多年的历史,似乎从得名之始,平度就承载着人们对公平、安宁生活的期盼和渴望。


  我喜欢登临大泽山。这里峰峦重叠,奇泉遍布,怪石嶙峋,林壑幽深。自秦汉以来,高人名士多隐于此,曾令始皇游而忘返,武帝过以乐留。珍珠泉、甘露泉、乳泉……遍布大泽山的泉水,千转百回,或汇聚成小溪,静静流淌,或飞流直下,气势开张,把大泽山渲染得犹如人间仙境。楼子石、虎石、梯子石、琵琶石……散布于山中,或大或小,或抽象或具象,或居于山巅,或卧于溪流,惟妙惟肖,让人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化神秀。


  山水田园秀,人文亦兴盛。大泽山下、药石河旁是岳石文化的发祥地。1960年,这里出土了大量珍贵的陶器、石器、骨器、蚌器等,考古界便以首次发现遗址的平度东岳石村命名为“岳石文化”。这些出土的精美石器,见证着先民的智慧和勤劳,也为研究东夷文化和夷夏关系揭开了新篇章。天柱山,位于大泽山主峰西南,其孤峰独秀,拔地而起,山上遍布东汉、北魏、北齐以及金、元等历代石刻,被称为中国书法艺术的瑰宝。在众多石刻中,北魏郑道昭所书《郑文公上碑》最为著名,刘海粟在考察了《郑文公上碑》后,奋笔疾书了八个大字——瑰玮博大,绝壁生辉。六曲山上的西汉古墓群,沧桑而又伟岸,向我们诉说着两千多年前胶东国的兴盛和繁华。闲暇时,还可以去即墨故城逛逛,回望战国历史,你仿佛还能感受到“田单火牛阵”那千牛怒奔的震撼和不绝于耳的厮杀呐喊。


  民以食为天。“食在平度”是一种自信,一种口福,更是一种幸福。春天,云山大樱桃早早唤醒了我们挑剔的味蕾,当酸甜还在唇齿间回味,爽口甘甜的明村西瓜又送来一夏的清爽。“西有吐鲁番,东有大泽山”。九月,是大泽山葡萄飘香的季节,漫步在万亩葡萄园,满目苍翠、层林尽染、游人如织,那一串串红的、绿的葡萄闪耀着宝石般的光芒,喜迎四方宾朋。即便是在白雪皑皑的冬季,平度大地也总飘荡着一缕清香,那是马家沟芹菜登场了,绿得心醉,脆得爽口,这一缕清香让你整个冬天都牵肠挂肚。


  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平度城褪去白天的喧闹和繁华,变得祥和、静美。霓虹闪烁,勾勒出夜色中平度城华丽的晚装,给这座古老而又厚重的文化名城增添了一丝妩媚和浪漫。我喜欢沿着现河两岸漫步,清心而又愉悦;我也喜欢站在高处,俯视夜色中的平度,不知不觉,平度城变高了、变亮了、变得有点认不出来了,但我喜欢这种变化。夜色阑珊中,我会常常想起那首歌:天下相亲与相爱,动身千里外心自成一脉,今夜万家灯火时,或许隔窗望梦中佳境在……


  工作之余,我喜欢行走在平度的青山绿水间,用手中的相机,记录她的四季变幻。大泽叠翠、现河水榭、北台蟠松、千佛飞阁,老城的巷、河边的柳、城中的人……家乡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风土人情,都被定格在镜头里,融化在我的血液里。


  国家中小城市综合改革试点、山水田园休闲旅游胜地、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平度,这座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正以“大度、坚韧、创新、超越”的城市精神,走在新的发展征程上。(作者系山东省平度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公益广告



总编/綦 霏 

副总编/张泉水  杨江涛

编辑/平度市新闻中心全媒体中心

技术总监/宋嘉山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