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总在风雨后

仁济儿童肝移植2018-11-13 10:22:02

这个寒冷的季节因你的关注而变得温暖

上海的天气越来越冷了,而呆在医院的自己已经十几天没出去了,只能在无菌病房的小窗里眺望远方。远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来来去去是匆匆的脚步,夜晚华灯初上时是那么的绚丽夺目,而凌晨只可以看到点点灯光。在仁济外科大楼15楼里,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因为胆道闭锁或代谢异常,只有通过肝移植才可以成为正常的孩子。 

我的孩子也是其中一员,她是胆闭患儿,在未做手术前,在家乡小城谁见了都会问:你家孩子几个月了,怎么那么黄,而我只能告诉他,她生病了——胆道闭锁(不是我的孩子生病,我以前从未听说过)。而夜深人静时,我也只有偷偷抹眼泪,因为我担心那一天她就会不在了。

几经辗转,11月25日我来到了上海仁济医院,第一次见到了主治医生——周韬医生,下午三点多,在小儿病区办公室见到了刚下手术的他,交谈中略显疲惫,他告诉我们,此时只有肝移植才可以留下孩子。我们办理了挂床(因为孩子状态还好,住院怕感染),那是周六,周一早上做相关配型检查。接下来三天配型结束等结果。结果出来爸爸有轻度脂肪肝,开始了20多天的减肥,每天看着他吃的少,早中晚三次高强度的运动,心里不是滋味,但为了小米,一切值了。

经过20多天的坚持,最后结果是喜人的,12月28日,医生说,29号手术有个小孩发烧不能手术 ,你家做吧。有点突然,有点害怕。匆忙的来到医院,办理了入院。这一天是忙碌的。 ,但这晚她特别乖,我抱了她一晚上,她没有哭闹。29号七点半,我抱着她把她送进了手术室,而小米爸自己一个人进了手术室(想想真对不起他),小米是坚强的,进手术室前还冲着我傻笑,而我的眼睛湿润了,我的孩子你会劫后重生的。在手术室外等候的很煎熬,我的两个亲人在手术,焦虑,担忧。经过五个多小时,小米爸中午一点多出了手术室,小米三点多出了手术室,在15楼电梯口看了一眼被送进了ICU。医生告诉我手术顺利,孩子状态良好。

我们一家三口是在仁济医院跨年,迈向2018的。虽然在医院,我却很踏实,因为我的孩子得到了重生。我要感谢上海仁济医院的肝脏外科的医护人员,特别是罗毅周韬团队,是你们给了像我一样的诸多家庭希望,让孩子们涅槃重生,成为一个个新肝宝贝。

后记:今天窗外阳光明媚,在不大的出租房里 ,小米睡着了,在她的旁边我是安心的,是幸福的。

(此文是断断续续写成的,以此来回忆那些日子,也以此文谢谢那些帮助过我们一家的亲朋好友,所有的医护人员,还有周韬医生——不辞劳苦的我解答一个个疑问。)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