氧气爱人 第9章

氧气爱人2018-10-29 16:23:32
这一记相拥
许芷若的疑惑也并非没有理由。

因为她太了解舒一荷,这么多年,她从没向芷若打听过任何一个向自己抛橄榄枝的男人。抑或许舒一荷真动了心。

总之,这两人暗生情愫,芷若心里有点堵得慌。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芷若打破了沉寂,“女人,我不是说你不能去爱男人,而是要去爱一个懂你爱你,能给你十足的安全感,而你也真正爱他的男人。”

“真正爱我懂我,我也爱的人。除了你芷若,还有谁?”舒一荷打趣地说。

“又来了又来了。一荷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芷若君王侧。好,等本王登上福布斯排行榜,我娶你,舒妃届时陪芷若君临天下!”芷若正襟危坐,挥舞着手中的烟,一本正经的用影视剧中皇帝浑厚的男中音威严地说。

“哈哈哈…得得得,你以为你是武则天,我是你身边貌美如花的男宠啊?我啊,命中注定就这样。打从幼儿园开始,身边的烂桃花虽然很多,但遇不到自己的真桃花。自从我弟出生,我的学生时代除了念书就是拼命打工;大学时代,别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但我除了求学还是拼命打工;进入职场,到了该谈恋爱该婚嫁的年纪,我除了采访还是拼命码字打工。你说,这些年,我的乐趣除了银行卡上数字增长,我妈脸上的笑容逐渐多起来,柒柒和康康的成长,还有什么?爱情,对我来说那是奢侈品。有些女人,天生是用来呵护和娇宠的,可有些女人,天生是用来经历风霜雪雨的,因为没有安全感,只有危机感和紧迫感,只能不断奔跑,一旦停下来就害怕风雨再次猛烈袭来。所以除了疯狂奔跑别无选择,即便跑得双脚血肉模糊,即便不知道哪里才是终点。”舒一荷苦笑,“芷若,我已经很感恩生活给予我这么多,真的不能再有其他奢望了。”

“女人,我还是想提下柒柒他爹。卫晨他其实蛮不错的,博士学历,硬件工程师,儒雅又有风度。当时你们相亲相中,能结成连理,真替你高兴,结果还是这样。”芷若深吸一口烟,“你们两口子的关系可真扑朔迷离,要么让他从美国调回来吧,一家人好好过日子。”

“他要的日子可和我不一样,我不能丢下我妈和康康。”舒一荷摇晃着杯中的咖啡,甚是感慨。想起30岁那年,因为还是孑然一人,母亲整日郁郁寡欢。为了这份孝心,舒一荷成了“相亲专业户”,直至遇见卫晨,这男人各方面条件在外人看来堪称完美,连母亲都觉得这是很好的归宿。但婚姻不仅是两个人的结合,也是双方家庭的结合。家庭环境优越、顺风顺水成长的卫晨不太理解,舒一荷为什么结婚后还要背负这么沉重的娘家责任。

“我们可以给你母亲和你弟弟钱,但不能事事都要替他们分担,不能让他们来影响我们的生活,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是两个家庭。”两年前,在舒一荷为舒一康拼尽全力解决高中就读学校时,作为丈夫的卫晨冷冷地抛出了这句话。

“我们还是分开过吧,这样大家心里都舒服。”说这话,舒一荷斩钉截铁。

“倘若爱一个人,连爱屋及乌都做不到,还谈什么爱情?每个人成长环境不同,所形成三观自然也不同。卫晨始终爱的是他自己,当初他看上我,也只是因为我符合他的审美观,但不认同我的三观。他把他作为理科男应有的冷静和理智在婚姻中发挥得淋漓尽致,看我背负着这么重的压力从未想过分担。那么,这一切真与他无关。现在我们之间除了柒柒,财务独立,思想独立,人格独立。彼此互不干涉,相安无事,这样的婚姻不好么?”

“那你爱过他么?”芷若熄灭了烟蒂。

“没有,谈爱太奢侈。男人对于我来说,没多大意义。”舒一荷抿了口咖啡,“这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很多可做的事。”

“我们女人天生是情感的动物,没有爱情的人生很悲哀。你一直这么冷血,拒人于千里之外,哪有男人敢看上你?”芷若怜惜地望着舒一荷,“其实我也希望,你能像我这般生动丰富的活着,哪怕被伤害被背叛,也不放弃对爱情的渴望。这样的人生才叫人生,这样的活着才叫活着。”

“女人,你啥时候变得这么碎烦啊?我不是活得挺好?每个人有每个人活着的方式,只要是认为舒适的就好。”

“像你这样修女般活着,日子太难熬。没有男人,我可活不了。”芷若分贝又扯高了,“女人,你怎么会对男人都没兴趣呢?是不是以前有过什么阴影?”

“啧啧,你想象力真丰富。” 舒一荷莞尔。“对了,那个莫风,他老丈人出事,不知道会否对他有影响?”

“他?早已是我N任前任了,他哪怕上天成仙落地成鬼,都跟本宫都没关系。还有,”芷若凑上前来神秘兮兮地说,“听说他那官老爷的女儿肚子里长不出小芽,生不出仔儿来,报应,哈哈哈……”

芷若这一笑,舒一荷瘆的慌。

“你这女人,别那么幸灾乐祸好么?”

“得得,我只是说说。”

两个女人在一起,天南地北胡扯,没完没了。

末了,芷若叫舒一荷提防下莫风,“他可是个功利性很强的人,现在形势你也知道,到时可不要被他打趴下了。”
分别时已近十点,舒一荷开车回家,一路上,那厮的影子又在眼前晃动。

原来融美的款真是他暗中相助。也是,那些天他如影随形,对她的行踪了如指掌。但如芷若说的,像他这样的花花公子,想追一个女人,做点令对方感动的事,那也正常不过。
下来一周又在忙碌中度过。参加集团各种会议,吩咐蒋琳娜调查最近单子流失问题,召开新媒体运营会议…

忙碌间隙,想起候仁厚来,委托律师圈的朋友查了下这厮代理律师宋锷电话,联系上后,对方说在国外出差,要一周后回国再约。

吴铭也没有任何信息,受伤脚踝的疼痛也渐渐消失,日子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一个平常午后,舒一荷风风火火处理完上午的事务,刚吃完中饭,正想在躺椅上眯会儿,助理蒋琳娜敲门进来,“舒总,你吩咐的事情我调查的差不多了。”

“哦?”舒一荷睡意全无,从躺椅上起身,坐到会客区沙发上。

“从营销部这边反馈过来的信息,最近流失的单子有三个,海川的臻品公馆新楼盘推广案30万、金慧财富全国首届微电影大赛H市分赛区冠名案50万、致远房产社区集群推广活动策划案20万,刚好100万左右,都是之前有意向签约,后来不知怎么的,都取消了。”助理蒋琳娜打开本子,小心地问舒一荷,“舒总,有些话不知该说不该说?”

“但说无妨。”

“最近一段时间,我们有同事发现,市场总监施晶时常出入H商报的总编辑莫风办公室。”

“这又能说明什么?施晶崇拜莫风,众所周知,而且这些客户一直是营销部总监周韬维护,施晶即便想从中捣鬼,哪来机会?”

“舒总,你有所不知,周韬追施晶很久了。”

麻蛋。

在舒一荷眼里,营销部总监周韬和助理蒋琳娜一样,品性纯良,是百分百可信赖的人。这小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工作能力强,任劳任怨,为人处世非常稳重,这三年来一直跟随舒一荷拼杀市场,为INSO杂志的生存立下赫赫战功。他是她的“忠臣”,他怎么喝了施晶的“迷魂汤”?怎么就这么容易背信弃义?

这样想着,舒一荷心里有点发寒,她开始怀疑自己的洞察能力。对于团队管理,舒一荷一向信奉《三国》里一代枭雄曹操一句话:“用人勿疑,疑人勿用。”

“争天下必须先争人”,爱才,大胆任用并信任之,方有成事的可能。但即便万无一失,也有疏漏的可能。

“知道了,这事就你知我知,道听途说不一定就是事实,不要扩散。”听完蒋琳娜的汇报,舒一荷虽然心里波涛汹涌,但表面平静如水。

看来,莫风已经给她下了“战书”。这场战争,她不战也得战。芷若那天晚上说得没错,莫风是个功利心很强的人,他不会念及旧情,与他过招,不能动丝毫的恻隐之心。
个下午,舒一荷心情极其郁闷复杂。如此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像个陀螺一样转到深夜十一点才下班,下电梯去车库取车。

车库很安静,她只听到自己的高跟鞋“哒哒哒”的急促脚步声,刚走到车前,无意中头一偏,一辆黑色宝马静静停在旁边。舒一荷心头一震,想起那天吴铭来接她时,倚在车上的样子,不知道他身体恢复的怎样了?

她环顾四周,没有人。

“胆小鬼,你又在看什么?”打开车门,正要上车,身后传来一个熟悉声音。

舒一荷转过头,又对上那双笑盈盈的眼睛,是吴铭,他从哪儿冒出来的?只见他脸上胡子拉渣,一身淡蓝色的运动服,和手上捧着的一把蓝色妖姬相得益彰。

“送给你,一共19朵。蓝色妖姬寓意是清纯又敦厚善良的爱。十九枝蓝色妖姬的花语是:爱是蓝色的海洋,在你我的浪漫世界里,我要爱你疼你保护你,一辈子和你在一起。”这厮嘴巴又抹了蜜,嬉皮笑脸。

“多日不见,吴……吴总,你可好?”舒一荷接过蓝色妖姬,慌乱得有点不知所措。

“不好,一点都不好,见不到你。”他慢慢靠近她,“本来这花想快递你,又担心你疑神疑鬼。昨天芷若给我电话说,因为那披萨让你脚受了伤,我一直很愧疚。想来看看你。”

“是我,是我对不起你,让你……”舒一荷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个劲的往后退。

“宝贝,不要再说了,不要再折磨我了,我爱你。”吴铭一把上前将舒一荷紧紧搂在怀里,喘着粗气,将滚烫的嘴唇重重地压在舒一荷的红唇上。

舒一荷惊恐的睁大眼睛,险些窒息,差点晕厥过去。

这一次,她没有反抗,任他狂风暴雨般的亲吻,任他的胡子渣扎得脸生疼,任他将自己狠狠地搂紧,任他压抑许久的爱恋像火山般的爆发…

他的爱,本来就是粗暴、侵略式的,带着一股野蛮的力量。

手中的蓝色妖姬落了地。
人生有很多偶然,偶然到措不及防。舒一荷初见他时,他站在那,虽然在发声,但他是空气。再见他时,他站在那发声,但他还是空气。虽然,她感觉他这股空气里有丝香气。但舒一荷反应有些迟钝,这丝香气被风稍微一吹,散了。

他虽然是空气,但总感觉却一直环绕在她的周围,氤氲不散。
 
因为在这虚拟世界里,他像一把剑,能穿越舒一荷表象直接刺进她孤独的内心。这个世界上,也就仅此一人。

 “你很孤独”。他曾这样说过。

舒一荷苦笑,每想起此,她会泪奔。所有坚强的堡垒都会被这四个字瞬间瓦解。

他在虚拟世界里对她说着极其露骨的话,曾让她从略微反感到惊诧再到平静,最后一想起,就一个人傻笑。算是人类最原始的男人对女人最粗暴的表白吧,赤裸裸,真实的一丝不挂。

但这一切好像在彼此真实触摸后消失了。他终于在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能拥抱她,亲吻她后,他这股空气,带着ph值高浓度污染小颗粒乘风西去。

他嫌她话多么?让舒一荷带上口罩,防止污染。她是他的氧气么?在那时刻,她明明看到他眼里温柔的光,当他用他长满胡渣的嘴堵住她的嘴时,她险些窒息,但那一刻,没有他,便不能呼吸。

他是否是她未来的氧气爱人?

上天派我来,
颠覆你的一切。

——吴铭

-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
任何公司、媒体、网站、公众号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
『氧气爱人的大伐木类』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