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读诗之十四:江一苇《炊烟》

北京诗局2018-11-06 07:48:31

诗意生活

刘波读诗之十四:江一苇《炊烟》


这是一年里白昼最长的七月

山坡上蒿草的长势良好

遮住了另一世界渗出的寂寥

 

几个老人扛着锄头在暮色中缓慢回家

几缕炊烟像信号

暴露了几个残存的卧底的人家


在本雅明提出的这个经验贬值的时代,作为作家和诗人,我们如何写出超越经验的作品,让它们不至于淹没在浩如烟海的雷同文字中,的确是一个挑战。可能也正是因为经验的贬值,很多诗人就满足于写自己那点小情绪,小感觉,这是离我们最近的主题,下笔即能自动等待它的到来,如果没有更高的精神和美学追求,千篇一律,也就无可避免。诗人们逐渐丧失了探索精神,即便他们心有余,而在这个讲求速度和见面率的时代,也显得力不足——似乎没有一种耐心可支撑他们静下来重新审视更大的时代主题和内心灾难。当然,我这样说,也可能会触怒一批诗人,他们认为自己何尝不想写更有超越性和力量感的诗,只是那样的诗,越来越被简化成了一种概念或符号。


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江一苇的这首诗,可能也属于“小诗”,但他并没有写自己的隐私,而是让一个灰暗的世界出场,以眼前之景置换内心的隐秘经验,那些经验可能是潜在的,并不外露。长势良好的蒿草与另一世界渗出的寂寥是什么关系?那是冥冥中的力量,它属于诗人内心深处的秘密。暮色中的炊烟,如信号一般暴露了“几个残存的卧底的人家”,虽然是一幅公共的画面,但这样的感觉,仍然属于诗人自己。我们一进入解读和阐释的内部,可能就会显得贫乏,不是知识的贫乏,而是想象的贫乏。写作和阅读的创新,看来是需要同步的,更要在同一个层面上对接,否则,就是一种错位。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