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读诗之十三:聂权《黄昏》

北京诗局2019-05-10 13:22:02

诗意生活


《黄昏》—— 聂权



杀猪匠感觉到软弱的尖刀的下垂

卖豆腐的发现   多少年

第一次将担子挑偏了

修鞋的一边收拾摊子

一边用手研磨膝间  绕着丝丝疼痛的风湿:

“老了!”

手开始不知不觉地捶腰了

 

他们从盘踞半生的地盘起身了

傍晚,各自回自己的家。

他们在那座灰蒙蒙的桥上  埋头

擦肩而过

互不相识,也不会注意

彼此相同的悲悯的眼神

那天空,有着铁灰般沉重的颜色


刘波点评:一切都是灰色调的,唯有在内心对弱势者作更虔诚的祈祷。



   聂权的诗,一直比较关注底层,那些带着凌厉之色的阴暗,那些不公不义的暴力,都是他写作的主题。这是诗人富有良知的体现,他让词语潜伏在那些不为多少人所关注的现实中,等待着力量的楔入、浸润和发酵。这首《黄昏》,也符合聂权一惯的风格,从日常经验中提取主题,然后切入某种隐秘的尖锐,不动声色,这就是以四两拨千斤之力,挖掘底层生活的真相。诗人的敏锐不是要指向作为时间的黄昏,而是以杀猪匠、卖豆腐的和修鞋的这三个底层劳动者形象的衰老,来喻指人的黄昏的到来。


   当人被年龄和岁月所禁锢,这种束缚就是心灵上的,一时很难获得转机,他需要打破既定的规则,重新给自己以力量,才可能跳出被衰老所包围的怪圈。聂权笔下三个互不相识的底层劳动者,他们只是生活在自食其力中,很难与他者有更多的交流,甚至这种交流对于他们卑微的生活来说,也是奢侈的。“他们在那座灰蒙蒙的桥上  埋头/擦肩而过/互不相识,也不会注意/彼此相同的悲悯的眼神”,这是诗人为他们所设置的一幅场景,既是一种大悲悯大同情,也深藏着无尽的悲凉,就像他所描绘的天空那“铁灰般沉重的颜色”。一切都是灰色调的,唯有在内心对弱势者作更虔诚的祈祷。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