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读诗之一:西川《西峡小镇》

北京诗局2018-10-31 07:15:47

诗意生活




偶然经过的镇子,想不起它的名字。

我在镇子上吃了顿饭,喝了壶茶,撒了泡尿。

站在镇中心那片三角广场上,向北望是山,向南望也是山。

四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走动在镇子上(不可能只有这么几个人)。



一条狗从一座房屋的影子里蹿到另一座房屋的影子里。

生活几乎不存在,却也虚虚地持续了千年。

没想到我一生的经验要将这座小镇包括进来。

没想到它不毁灭,不变化,目的是要被我看上一眼。



刘波點評

这是一首将日常经验包括行走、感受、体验融入写作的诗歌。第一节是诗人在小镇短暂经历的一个投射,属于实写;从第六行开始,他从形而下转到了形而上。“生活几乎不存在,却也虚虚地持续了千年。”由此句,我们可否推测这是个有着千年历史的小镇?小镇生活的闲适,也让诗人对生活有了自己独特的理解:我们每天都在吃喝拉撒睡,越普通,越平淡,就越是感受不到“生活”这两个字的存在,但实际上,生活一直像时间一样慢慢地流淌。

接下来,诗人将这样的视角马上转到自己身上,“没想到我一生的经验要将这座小镇包括进来。”他在小镇的这种行走和经历,开始在内心里形成了一个缩影。每一个来到小镇的人都会看上小镇一眼,这个小镇是为了进入其中的人而存在,还是它本身作为一种个体存在,而不受任何外来者的影响?诗人偶然进入这个小镇,这个经历为其阶段性人生带来了什么?它可能体现为一种非常微妙的变化,这种微妙就是诗歌所独有的质地。而且这种日常诗意从实到虚,从形而下到形而上,呈现为一种关于存在的转变。人的存在和物的存在之关系,对应了诗人的到来、行走和千年小镇这种存在之间的关系。不断变化的诗人偶然经过小镇,但小镇永远是静止的,这就是变与不变之间的张力所带来的诗意。


往期佳作:李壮读诗之三:李少君《碧玉》

                     李壮读诗之十二:古马《冬旅》

                          冬日适宜读诗 特推荐《珞珈诗派》

                     李壮读诗之二:雷平阳《亲人》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