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读诗之十二:金铃子《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北京诗局2019-05-31 14:55:34

诗意生活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金铃子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我一个人背不动

我还动用了繁星,动用了月亮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

它的奸险是一米多长的獠牙,它的贪婪

是具有五吨容量的胃

它的凶狠一旦亮出来,一千亩广场也难以装下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比白昼的长寿湖

还阔,比沉痛的歌乐山

还重。我的悲哀,仅仅是它身上的一根汗毛

我的幸福,被它一脚踩碎

黑夜这只野兽太大,大得顶天立地

大得让人感到窒息。但是

我不战栗,我不惧怕

我不出手,我不杀了黑夜这只野兽。因为

我懂得如何观察黑夜,如何

珍惜白昼。因为,黑夜这只野兽每晚都要到来

所以,我准备了最大的灯盏

最大的胆量,最大的光芒


点评


有人对黑夜抱有好感,认为那是孤独者的自由容身之时,而还有人对黑夜持有恐惧心理,自己一旦被黑夜包围,所有的惧怕接踵而至,那其实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伤害。对黑夜的承受,不是在于胆量,而是如何对黑夜抱有更大的宽容,让自己接纳黑夜,同时也融入到黑夜之中。


金铃子的这首诗,把黑夜比作了一只野兽,让它彻底露出了最凶狠的那一面,我们可认清它的真实面目。而作为个体的诗人,相对于黑夜这只野兽来说,能算是什么呢?“我的悲哀,仅仅是它身上的一根汗毛/我的幸福,被它一脚踩碎”,黑夜的力量足够强大,可它能吞噬我们吗?我们能被黑夜所完全压垮吗?事实又没那么简单。诗人也说了她并不战栗,也不惧怕,在面对黑夜时,她没有选择正面强攻,而是采取了迂回战术,开始“观察黑夜”,并以更大的力量来消解黑夜所带来的恐惧。人对自然的探索,可能是难以穷尽的,我们有时候不妨在埋首行走的途中,时时抬起头来,直面自然的残酷,由对抗转为对话,这姿态本身就表明了对世界的理解。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