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守桥兵,历史和荣誉同上海的这座大桥融为一体

中国武警网2018-11-27 09:10:39


图文|王小磊 朱博


本期监制:刘彦军


  周末,早上六点,天已亮堂。黄元波在叽叽喳喳的鸟鸣声中准时醒来,叠“豆腐块”、洗漱、整理内务、吃早餐。七点,他穿戴整齐,对着警容镜再次整理一下身上的军装,手持刚批好的请假条,走出营门。清晨的阳光洒在身边的黄浦江上,波光粼粼,让这名入伍八年的老兵莫名地兴奋。


  今天,他特意请假外出,去满足自己一个心愿——到曾经战斗过的哨位上去看看,到日夜守护的松浦大桥上去走走。不久,他所在部队将从松浦大桥正式撤离,担负新的任务。他和他的战友们——武警上海总队一支队五中队全体官兵,已注定成为申城最后一批守桥兵。


  一座大桥 一个连队


  沿着车亭公路,由北向南走上松浦大桥,黄元波的心里百感交集。当兵八年,与这座大桥相守了八年,他把自己最美好的年华雕刻在了这座大桥上。而他,只是40年来一茬茬守桥兵中的普通一员。

 

  1975年9月11日,在上海市松江区东南部的黄浦江上,连接铁路金山支线的松浦大桥下层铁路桥建成通车,第二年,上层公路桥也实现通车,从此改写了黄浦江无大桥的历史,这也是迄今为止黄浦江上唯一一座公路、铁路两用双层桥。


  也是从那时起,武警官兵进驻松浦大桥下的一座营区,开始担负大桥守护任务。后经数次换防,2005年6月,武警上海总队一支队五中队调防至此。2012年9月,新建的铁路金山支线即现在的轨道交通22号线开始通车试运营。由于任务转换,守桥官兵从桥南、桥北两个执勤点撤勤,中队任务变为机动,营区仍然驻扎在大桥底下,直至今日。


  中队长陈留强向记者介绍,这里地处黄浦江边,周围又都是农田,冬天异常寒冷,比市区温度至少低四五度。到了夏天,白天要忍受高温,到了晚上,成堆的蚊子聚集在哨位的探照灯下,对战士进行“狂轰乱炸”,甚至隔着衣服裤子都能叮住战士的皮肤。一班哨下来,战士们几乎“体无完肤”。“其实这些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关键是还有更危险的事情。”陈留强说,以前上下哨时,在荒草掩盖的小路上踩到蛇是常有的事;雷电天气时,暴露在野外的营房也是雷电“袭击”的目标,营区里的一颗大树就曾被雷电拦腰击断;台风来时,狂风呼啸中战士们在确保大桥安全的同时,维护自身的安全更是一种挑战。在这样的环境中,这个岗,战士们一站就是40年。


  “真要离开了,心里还挺舍不得。”黄元波怅然地说。站在桥面上,他极目远眺,黄浦江宽广壮阔,松浦大桥巍峨矗立,在紧邻大桥的东侧,一座崭新的铁路桥承载着22号线的列车,已替代了拥有40年历史的松浦铁路桥。历经40年的坚守,黄元波和他的战友们,保证了大桥的安全,也见证了上海的腾飞。无论将来这支连队身处何处,他们的历史和荣誉,已然与这座大桥融为一体。



  风雨坚守 护桥排险


  夕阳西下,柔和的阳光洒在铁路线上,让战士们心里多了一丝感伤。紧邻铁轨的一座执勤岗楼上,老兵唐流明将一把钢枪交给新兵娄行添,口中话语铿锵有力:“接过钢枪,你就接过了责任!”


  这是日前五中队举行的一次新老兵交接哨仪式。中队指导员汪长旌告诉记者,尽管中队已从这个哨位撤勤,但他们会定期到这里开展队史教育,通过交接哨仪式、参观铁路桥、老兵讲故事等形式,让新兵们继承守桥兵的光荣传统,牢记自己肩上的使命担当。


  仪式结束后,唐流明向围拢过来的新兵们讲起了自己的一段亲身经历。一个盛夏的中午,正在桥北执勤点站岗的唐流明昂首挺立,目不转睛地紧盯着警戒区域。铁轨路基经过长时间的暴晒,地面温度达到40多摄氏度,头顶是似火的骄阳,脚下还要承受地面的蒸烤,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沿着脸颊往下滚落,军装也早已被汗水浸透。尽管如此,唐流明没有丝毫懈怠,仍然以严整的警姿、高度的警惕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突然,对讲机里传来急促的呼叫:“桥南呼叫桥北,一节货车车厢出现浓烟,疑似起火,请立即截停,实施救援!”这是驻守桥南执勤点的哨兵董跃振的声音。桥南桥北两个哨位之间的距离是3公里,对于疾驶的火车而言,片刻即达。唐流明顾不上多想,立即拿起信号旗,冲到铁轨中间,面对火车驶来的方向,拼命舞动旗子,用旗语要求火车停下来。眼看火车越来越近,唐流明顾不上躲开,仍然坚毅地站在哪里挥动旗子。终于,火车司机发现了前面的状况,紧急制动。当火车最终停下来,车头与唐流明仅一步之遥。随后,从桥下赶上来的中队官兵拿着灭火器材,将第4节车厢的火势迅速扑灭。事后,车上的工作人员心有余悸地说:“这趟列车多个车厢都是油罐车,一旦火势蔓延,后果不堪设想!”

  

  在执勤过程中,官兵们不仅守护桥上的安全,还密切关注着桥下的动静。2006年3月19日,一名女子在大桥边投河自尽,哨兵钟金林、丁陈超双双跳入江施救。当时落水者距岸边约有400米,江上风大浪急,两名战士使出浑身力气,逆流而上,在落水女子失去神志开始往下沉的关键时刻,两名战士终于将救生圈套在了女子身上。经过近半小时的奋力营救,终于将女子拖上了岸。


  指导员汪长旌介绍,10年来,五中队先后处置影响大桥和列车安全的各种险情20余起,排除安全隐患40余次,抓获企图盗窃或破坏大桥和铁路设施的犯罪嫌疑人10余人,先后荣立集体三等功5次、个人三等功24人次。官兵们用他们的风雨坚守,确保了大桥的绝对安全。



  以桥为家 以苦为乐


  五中队现任副中队长徐越在这里待了5年,听说中队即将受领新的任务,不久后就将从这里撤出,他利用业余时间特意带着几名老兵,到桥南、桥北两个执勤点走了一遍。


  徐越边走边对笔者说,由于两个执勤点距离中队营区较远,当时他们就派了两个班,分别在两个哨位旁住了下来,吃、住、训练、执勤等都由他们自己管理。“10个人住在一起,就像一个家。”一开始,“家人”吃饭要等2公里外的中队队部送饭过来,后来,住在这里的每个人都学会了自己烧饭,还在门前空地里种上蔬菜,过起了“自给自足”的生活。



  行至徐越所说的“家”门口,两列大字首先映入眼帘。“当忠诚卫士,做守桥精兵。”尽管这个曾经的“家”已经废弃,但这10个红色大字依然醒目,似乎在提醒着大家,这里就是他们战斗过的地方。走到门口,老兵黄元波情不自禁地立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走进这个小院落,眼前的景象让他们有些惆怅。由于这处房子产权属于地方单位,自他们撤出后,就无人再来打理。如今,院子里已是杂草丛生,当年的干净整洁、正规有序只能留在记忆里了。老兵们说,当时,一个班10个人住在这里,虽然条件艰苦,却也其乐融融。他们自己动手搞起绿化,在门前铺了一条鹅卵石路,砌了一个喷泉池。“一年除夕,我们每人做了一道菜,把饭桌搬到门前的铁路桥下,看着远处的烟花,听着头顶火车的轰鸣,吃了一顿难忘的年夜饭。”说到这里,黄元波的眼角有些湿润。


  他们把这个简陋的执勤点当做自己的家,附近的村民自然也成了他们的好邻居。农忙季节,村里有农户忙不过来时,战士们就在执勤之余帮他们收庄稼、插秧苗;谁家有了急事、难事,来得最快的就是这些官兵们;附近的几个敬老院里,每个月都能看到官兵帮助理发、打扫卫士、陪伴聊天的场景。最近,附近的张大爷因车祸造成右腿骨折,躺在床上养伤,官兵们每周利用休息时间拎着水果、营养品等前往探望。张大爷激动地说:“这些战士们,就像是我们的亲儿子!”

  以桥为家,心有所系。夕阳西下,官兵们走上已停用的铁路桥,班长周韬拿出准备好的粉笔,蹲下身子,在残存的一段铁轨上,郑重写下自己的名字。他说:“尽管粉笔字无法永远留在上面,但我们的心将永远和这座大桥在一起。”其他战友见状,也纷纷认真地写起来。“戴伟,张小可,何好勤,付衍侦,孙晨玮……”离开时,两串长长的名字随着铁轨延伸向远方。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