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英、刘波写生作品现场速递

写生啦2019-05-19 07:12:14


宽阔的草原、大片的油菜花、成群的牛马羊,它们给大自然带来灵性。他被内蒙的景色感动,天空的变化特别奇妙,光线充满诱惑力,云彩就像在头顶漂浮。有一次为了画天上的云,追着云朵跑了两个小时,最后在一个湖边,画出了云的感觉。

——易英《直观的风景》


▲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易英


易英,出生于湖南省芷江县,曾就读于湖南师范大学美术系、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文学硕士,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学报编辑部主任、《美术研究》杂志社社长、《世界美术》杂志主编、博士生导师。



▲ 易英 灵雾一抺红 2013 50×70


写生的过程是自我不断趋向对象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自我会依照对象不断地改变自身,最终达到一种统一。这种统一既不是自我对客观的吞噬,也不是客体对自我的消解,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人的本质被烙印在对象上,对象也因自我的作用而变形为新的客体。这样说好像很理论,在实践上就是说颜色还要调和的,完全的出色不能构成对象。


▲ 易英 峡谷斜阳 2013 50×60

表面上看,我的画都是一遍完成的,实际上还是多层覆盖。一般是心里有数,大胆地画上第一遍色。“心里有数”我也叫“色彩拼图”,面对对象的时候,在动笔之前已近有一个腹稿,它不关心造型、空间等问题,只关注颜色,把对象看成一个图案,所有的物象只有色彩的存在,物象之间的关系只是颜色的关系。表现这种关系不是还原对象的色彩,而是强化或弱化某些方面,构成一个有张力的色彩拼图。坏笔的意义就是想要造型也造不了,只能去关注颜色的铺陈,对于实现纯粹的色彩效果很有好处。

——易英《我的画》


▲ 易英 春在溪头荠菜花 2017 60X80



















































▲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刘波


刘波,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央美术学院艺术设计研究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 刘波《陕北郭家沟风景》


其实对于画画,我是很单纯的,我不想把它做的很做作,觉得自然美好,因为要在自然当中寻找快乐。尤其是在写生的过程中我特别强调这一点,写生本身就是一种放松,比较寻求一种自我的抒发,没有杂念,如果是想的太多的话,可能也没办法去放松自己。对于绘画的风格还有民族画的问题,我反而没有想太多,绘画是个顺其自然的事情,自己的心情和心境以及感悟,能够把它画出来,我就觉得很满足了。

——刘波


▲ 刘波 陕北佳县香炉寺风景



▲ 刘波 西藏雍布拉康风景



▲ 刘波《张家界风景》



▲ 刘波《西藏阿里古格王朝遗址》




▲ 刘波《西藏类乌齐藏族青年》



▲ 刘波 西藏昌都藏族老人




































THE END


【写生啦】微信公众平台介绍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写生啦

写生啦——艺术爱好者、风景写生爱好者的交流平台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