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 赵剑华:光阴流逝在路上(组诗)

包头文化在线2018-10-27 09:52:27


光阴流逝在路上

寻找怀朔镇

几棵老榆树

黑老鸹的柴火凌驾于天空

而天空湛蓝,蓝得如海水

裸露的土地没有呈现倒影

白云极其舒展

五月的风借助旷野的冲击力

把时间一页页吞噬

和历史的城郭一起消失

每一颗心跳的死亡

就是世界的死亡

同一片土地

对着同一片天空

我们想起了出发时的动因

不在寻找所谓文明的碎片

这,就是文字中的怀朔古镇


真的

天空很蓝,白云舒展

仲春的浅绿

人间的一抹鹅黄及长裙

情节有了

只待教授开讲了

如果我的友人也来

不只是文字的风景

还有一幅油画

这样很好

历史不需要添加

其实,只有这不离左右的风

与怀朔古镇有关


昆都仑河谷

一粒沙映照日月

流水干涸成时间

阴山还在

不见牛和羊

在心灵放牧我的草原

生命在圈养中膘肥体壮

只有鹰在头顶盘旋


南北大通道

两千年的沉沙和惊涛

都已经远去

几棵树,一堆柴禾架起的鸟窝

马兰花,以及春风抖动着的小草

鸟鸣唤起曾经的金戈铁马

有多少脚步走过同一纬度

飘零久了,伤痕累累

那些被欲望放出的黑水漫过了底线

此时,我不想翻动史书中的文字

和诗词中的隐喻

风暴掠过的天空无比湛蓝

给我预留了更多的呼吸

一种平静胜过风的强劲

认定这种宿命

我注目着

能听到我的心跳


光阴流逝在路上

每一次出行都被一种情绪捆绑

读万卷书中的一卷,也是一种出行

可能走得更远,风光无限

但我不能,春天在眉梢荡漾了很久

那么多桃红李白,以及所有带有

女色情节的花,在风中轻轻诉说

磅礴大气的延伸,正如光明的前景

隧道如约来临,正是渴望已久的穿越

“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到哪里去?”

山问过吗?河问过吗?


所有过客其实都匆匆朝着一个方向

我充满感情地吮吸光阴的清香

尽管身边酒气弥漫,可这是情谊的源头

现在唯一能保留的古色古香

即使勾兑了不少现代的虚伪

但是还是比诗实在了许多

火被点燃了,原形毕露

某些情节被归类、分解,镌刻成诗

沉浸在清醒的沦陷里

等待又一卷书的救赎

整个夏天我都在沉默,包括果实在秋雨里腐烂

然后,灰烬被一场大雪覆盖

“大地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所有闪现过后抑或一觉醒来

光影已经流逝在路上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