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第一】贝贤政:阅读伴我35载

江华教育2018-12-12 08:01:39


阅读伴我35载

----有感于刘波的《教师阅读力》

 

  贝贤政

 

我走上讲台35载, 一路走来,我阅读过古典名著、小说等。但读得最多的是教育教学方面的书籍。刘波老师的《教师阅读力》,我还是第一次拜读,却让我心灵得到了洗礼。我又一次看到了阅读的价值和力量。

在阅读中完善自我

“在阅读中完善自我”是宁波仁爱中学的刘波老师《教师阅读力》一书的序言,也是这本书的灵魂。

 《教师阅读力》总结了刘波自己阅读和推动阅读的经验,它更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促进个人成长、阅读营造书香校园的案例。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教师只有不断成长,才能更好适应新形势对教师职业的要求,要把阅读作为促进专业成长的有效手段,形成积极主动的阅读观念。书中还有这样一句话:“通过阅读,我与朱永新、吴非、张文质、刘铁芳、郑杰、高万祥、刘良华等专家学者和优秀的一线教师有了‘精神上的对话’”,我亦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犹如与刘波老师也在面对面的阅读。 

透过《教师阅读力》这本书,我也时而和刘波老师一样想着一些教育问题,思索他的为人处世之道。《教师阅读要学科阅读走向开放阅读》,《教师阅读应该注意“营养均衡”》《善于向心理学借智慧》《合理网读应成为教师的重要修炼》。不仅读教育书籍,还博览人文方面的书。梁文道的《常识》、柴静的《看见》、赵越胜的《燃灯者》、梁鸿的《出梁庄记》等,给了刘波老师不同的看问题的视角,开阔了眼界。我也在读上面这些书,她们也给了我很多教育教学的思索。

    反思35年的教育教学经历, 我深深的体会到阅读让我从懵懂小孩成为合格的教师、成为学校的教研组组长、少先队大队辅导员、副校长、校长和教育专干。

是啊!从我启蒙开始,从汉语拼音到查字典,从读毛主席语录到小人书(图文书)、再到读各科教材,进入师范后通读哲学、经济学、心理学、教育学、教材教法等;走上工作岗位还要读教材、参考书等。生命有限,阅读无限。

在阅读中成长

1983年7月,我怀着美好的憧憬走上三尺讲台,凭着寒窗苦读12年的书本知识,走进课堂。

几年的教育教学告诉我,光靠学校学习的知识远远不够。“要给学生一碗水, 自己得有源源不断的大量泉水”。这样才能得心应手,教学自如。我自购《小学语文教师》《教育报刊》等。阅读让我有了进步,每年的乡县期末测试,我任教的科目合格率都在90%以上,达到县中等水平。1985年,我指导学生参加县作文比赛获得一等奖。1988年,荣获市级优秀少先队辅导员荣誉称号、1989、1990、1991年荣获县优秀教师荣誉称号、1990年荣获县小学毕业会考语文总评第5名 。论文多次获得市县各级奖,多次辅导学生参加各种竞赛获得市县各项奖……

阅读,让使我成长为一个教育管理者。1991年,我担任清塘壮族学校校长。管理者和教师不同,阅读方式和阅读的书籍也发生了变化。不仅自己要带头阅读,还要善于引导教师阅读。《中小学管理》是我必读的刊物。《湖南教育》《人民教育》《小学语文教师》《小学数学教师》等成为我的必读书籍,也最先睹之书籍。

“书山有路,‘读’海无边。”阅读大量书籍使自己的工作上了一个新台阶。 2006年,教学改革的春风在江华教育这块土地上吹来。我深知,只有读更的书,才能适应新课改。

我从图书室找教学书刊,如饥饿的人扑到面包上手不释卷地阅读,做读书笔记。从怎样引入新课,课堂怎样有效提问,到教学的板书怎样设计才科学,再到课的结尾要怎样留有悬念,才能吸引学生继续往下学?记下了在大量的阅读笔记。这些教学理论的丰富为我的教学实践和指导学校教师教学插上了翱翔的翅膀。

2010年1月,我从校长转到镇教育教学专干岗位。从一个学校的管理转到全镇的教育教学管理。为了丰富自己的知识面,跟得上时代的节奏,我购买并阅读了大量课外书籍。《读者》《人民教育》《湖南教育》《心理健康教育》……而这些杂志上有些内容,我就直接拿到课堂上和指导教师教学。

2017年1月,我从镇教育教学专干的岗位回归到桥头铺中心校任教师。我坚持阅读。在网络上与优秀教师的博客亲近,像是注入新的血液,仿佛茅舍顿开,一次次在心灵深入激荡。

培根在论读书中说: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精密,格物之学使人深沉,道德哲学使人庄重,逻辑与修辞使人善辩; 凡有所学,皆成性格。”阅读伴随着我的教师成长之路,使我获益匪浅。(作者系桥头铺中心校教师)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