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朴槿惠原本可以成为一个好总统

大家2018-11-12 11:51:25


文 | 刘波


在这个仍然流行性别歧视的世界上,女性政治家的成功,往往显得比男性更为可贵、伟大,也正因为如此,她们的坠落,也往往更令人惋惜。


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判决支持对朴槿惠的罢免,使她成为韩国历史上首位被弹劾的总统。2012年朴槿惠当选、成为韩国首位女总统的画面,也许还留在人们的心头,然而现今已时过境迁。在遭到弹劾并下台之时,我们不知道朴槿惠的所思所想,但也许,几十年前她父亲和母亲的悲剧,也正萦绕在她的心头。


朴槿惠22岁时,父亲朴正熙与母亲陆英修遭遇刺杀事件,朴正熙躲过一劫,陆英修却中弹身亡。母亲死后,曾是“青瓦台公主”的朴槿惠,变成了朴正熙政府的“第一女儿”。但当她27岁时,朴正熙又突然遭到其亲信、情报部长金载圭刺杀,此事至今仍有许多谜团尚未揭开。


▲ 资料图:陆英修遇刺瞬间


遭遇丧父悲剧的朴槿惠远离政治,但十多年后,顶着“独裁者女儿”的恶名,她又于45岁重返政坛,以继承父母的政治事业。五年之后,深得人心的朴槿惠当选韩国总统。她在竞选中宣称,她没有丈夫和子女,国家是唯一服务的对象,她要做韩国的撒切尔夫人,这博得了民众的好感。韩国人厌倦了裙带政治,而没有亲人的朴槿惠,似乎恰好与此绝缘。


不过,韩国人当时对朴槿惠的支持,也与他们对朴正熙的看法的改观有一定关系。今天韩国的成功容易使人忘记它走过的坎坷之路。1950年代,作为曾经的日本殖民地、又经历了朝鲜战争洗礼的国家,韩国的前途并不乐观。它正好处在“冷战”的敏感边界线上,随时都有可能重新陷入战火之中,没有多少人能对这个国家的未来保持幻想。韩国的民主试验并不成功,在贫困与内外危机的交迫之下,也许它当时只能走军人统治的道路。然而幸运的是,正是在军人朴正熙执政期间,韩国经济取得了巨大成就,被称为“汉江奇迹”。韩国曾经与菲律宾一样贫穷,但到了1990年代,它已经跻身中等发达国家之列。


▲ 资料图:朴槿惠和父亲朴正熙


当然,朴正熙所实现的经济腾飞,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对社会的压制、对异议人士的迫害为基础的。但是朴正熙的统治又带有东亚所谓“贤明型威权政治”的特征,表现为看重专家的作用,强调法律和秩序,尤其是重视经济增长。这不完全等同于拉美、非洲等地流行的“掠夺型威权政治”,那种模式使国家长久陷于贫穷和政治危机之中。朴正熙以军人独裁来实现经济发展所需要的安定的政治环境,并坚定地实行工业化和出口导向的发展战略,以经济增长来换取执政的合法性。他的政治哲学是,面包比选票更重要,让民众免于饥寒比他们拥有选举权更重要。客观上,朴正熙的独裁统治也打击了韩国的传统政治精英,也为后来的民主化做了一定的铺垫。


1974年朴正熙遇刺之后,又经历几番波折,包括流血,最终,韩国走出了“朴正熙时代”,选择了民主政治道路,彻底告别了东亚的专制主义传统。当然,这既是由于民众长期坚持抗争,也是由于威权政体对经济的干预,越来越不符合经济持续增长所需要的市场自由,政府干预所必然附带的寻租和腐败,对经济的抑制作用变得越来越明显。


在韩国民主化过程中,朴正熙曾被视为可恨的独裁者,但随着经济繁荣的扩展和深入,一些韩国人也逐渐为这个专制的军人“正名”。也许,朴正熙实现的经济增长,为韩国社会结构变化、中产阶级崛起和自由民主理念深入人心打下了基础,是韩国社会发展所经历的一个复杂但有其独特意义的阶段。朴正熙形象的正面化转变,为他女儿的政治成功打下了一定的基础。原本朴槿惠可以成为韩国彻底走出“朴正熙时代”的象征,成为一个不受丑闻困扰的女总统,成为韩国民主的里程碑,但是她失败了。


也许“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朴正熙的形象转变为朴槿惠提供了“加持”作用,但导致朴槿惠下台的关键因素之一恰恰也是,闺蜜干政丑闻令人想到了韩国威权主义的晦暗历史,令人想起了专制而腐败的“朴正熙时代”。丑闻的引爆点,就是朴槿惠将“闺蜜”崔顺实之女以“马术特长生”身份特招入韩国梨花女子大学,引发学生抗议。威权时代裙带关系泛滥的沉渣再次浮现,激起了韩国人的愤怒。青瓦台再次成为众矢之的。除了腐败和亲信干政,宗教因素也给此案蒙上了一层荒诞色彩。


一些人或许认为,韩国人对朴槿惠“闺蜜门”的反应过于激烈了:朴槿惠到底在多大程度上犯了过错,照顾了“闺蜜”及其家属的利益,尚没有调查清楚,就这么直接罢黜她是不是操之过急,也许朴槿惠的错放在其他国家,根本都不是事儿。然而,韩国公众之所以爆发如此强烈的反弹,除了对政治人物持强烈“道德主义”评判习惯,以及地域政治、党派政治的影响之外,担心政治的倒退、威权时代弊病的复临,也是重要的原因。或许原本形象“纯洁”的朴槿惠也跌入丑闻泥潭,更加让他们受不了。


其实从很多方面看,韩国人的反应也并不能算过激。检验一国民主成色的一个关键指标是,精英与民众是否愿意以和平博弈的方式来解决冲突。“闺蜜门”曝光后,一度有100多万人参加了要求朴槿惠下台的游行示威,但抗议大体上是和平的。尽管宪法法院最终判决做出后,有两人在由此引发的暴力冲突中身亡,但绝大多数人并未诉诸暴力。不再以暴力或暴力威胁作为博弈手段,这反映了韩国开放社会的成熟与巩固。朴槿惠弹劾案也许暴露出了韩国社会的一些深层次裂痕,以及民主机制的问题,但韩国各方都努力在法治的轨道上寻求解决出路,这也是其制度成熟的表现。


随着朴槿惠的下台,韩国又处于了另一个历史节点上。富有浓厚的财团主导色彩的经济模式已面临挑战。在全球保护主义兴起,东亚出口导向型经济都要面对历史考验的时节,韩国也无法独善其身。应对挑战需要成熟的政治文化,而韩国传统上密切的政商关系,正在构成对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阻碍。如果说当年的韩国需要冲破朴正熙的威权硬壳解放的话,今天的韩国也需要从这种不良的政治经济风气中解放。


▲ 资料图:韩国群众庆祝朴槿惠被罢黜


同时,韩国更需要的是在危险的东北亚地区保持稳健的外交政策。朝鲜核武威胁如同悬在韩国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与中国关系恶化更不利于韩国的国家利益。韩国不可能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决绝地“选边站”,左右逢源才是明智选择,而这将考验韩国新领导人的地缘政治智慧。


朴槿惠的被罢黜,代表着韩国民主的又一段曲折经历。看上去已经完成的民主转型,似乎并不是那么完美,依然要受到腐败丑闻和历史阴影的困扰。然而,通过法定程序顺利罢免一位在职领导人,这代表着韩国民主又一次经受了严峻的考验,并取得了成功。对于韩国人而言,这不是一件令人难堪的事情,而是值得欣慰的事情。从特朗普的上台到欧洲民粹主义政治家们的蠢蠢欲动,自由民主政体在全世界遭受挑战,而东亚作为民主政治的后发地区,却由韩国保留并光大了这一火种,这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朴家的政治悲剧仍在延续,而且因为朴槿惠没有子女,未来这个家庭将彻底走出历史舞台,但朴槿惠之后的韩国,已经不是朴正熙时代的韩国,这是韩国之幸,也是东亚之幸。即使对朴槿惠个人而言,这在某种意义上,又何尝不是一种幸运?她将坦诚面对公正的调查,力争以清白的面目示人,为自己和家族挽留最后一丝名誉,并得到世人的公正评价,而不像她的父亲,至今要在历史的审判庭里煎熬。


本文原标题:《朴槿惠的悲剧与幸运


【作者简介】 

刘波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财经媒体人、译者

【精华推荐】

希腊公投非常民主理性

为什么我们不在意美日联合遏制中国的TPP协议

被中国公知过度神话的《大宪章》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press@foxmail.com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