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调 《火锅英雄》里的刘波:我是重庆人,我就是吆不倒台

重庆青年报2018-11-20 11:45:12

| 美学 | 生活 | 城市 | 视觉 |


勃朗宁

“青春一去不复返,事业一纵永无成。”

这是一个有趣的平台

相信你会深深地爱上这里

像《火锅英雄》里刘波这样的人,在重庆街头一抓一大把,按照重庆的话来说:就是龟儿一天正事不做,一天外头灯晃赌博哈麻将,屁股兜子都输落了,但身边还有一群扎得起的兄弟伙。典型的山城性格,遇到事不得虚,雄得起,怕个锤子就开干。这是刘波,也是重庆人的性格。

 

在重庆人眼里,每个人都是爷,没有趋炎附势这一套,没有认输妥协这一说。你混的好了又怎样?回到家乡还是哥们;你把我打输了又怎样?我不服,再打!这就是重庆人。


看电影《火锅英雄》里的刘波骨子里的重庆劲儿。

硬气

刘波就是典型的“重庆犟拐拐”,欠七哥钱,但不会哀声下气地跪舔,就算最后跟抢匪打的血肉模糊,但拼着命也要去追,就像他的台词一样:“你拿走我的东西,我要把它拿回来”。这就是重庆人,血液里都流着二两的火锅油,血性方刚得很,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你要惹我,老子跟你死磕到底。做啥子事情腰板挺得直,不管走到哪儿都雄得起,不得给重庆丢脸。

有话你直说

电影里刘波不仅和两兄弟的交流方式直接了当,因打穿金库寻求于小慧帮忙修补洞口的火锅桌上,也是毫不含糊,明明白白地讲出来。重庆人就是这样,你有事就说,别绕弯子,从来就是直来直去。有一说一,只要认可了就绝无二心,而且帮助了你从来就不会要求有回报,都是真心付出,真心帮助人。重庆人,可能是最适合当兄弟姐妹的人群之一了!

说一不二的耿直

在电影最后的厮杀中,七哥说“你抓到那个劫匪,欠的钱就不用还了”凑不出钱还的刘波还是回了句“钱,我一定还”这就是重庆人,耿直!说一不二,做不到的事情绝不夸海口,答应的事情,拼了命也要做到。这个可不是重庆人自己吹嘘,是全国对重庆人的印象。

不讲几句脏话不亲热

“抱鸡母”、“哈婆娘”……电影里刘波几句脏话都是小CASE。在重庆,毛线不是拿来织的;锤子不是拿来敲的;龟儿不是拿来养的;仙人板板是不会长刺的。兄弟伙关系越好,脏话就是我们表达情感的浓度,我们说不来“兄弟,好想你”这种话,还是“狗日的,好求久没见了,晚上切喝酒”来的更亲切。

火锅小酒爱闹热

电影里出现喝酒吃火锅的场景很多,不管是刘波有求于小慧请她吃火锅,还是七哥催款找上门的火锅宴,或是事后医院楼上几兄弟的火锅局,都可以看出重庆崽儿热情好客,三五聚一堆地爱喝酒闹热,不管是耍得好的兄弟伙还是话语投机的陌生人,先喊你火锅桌上坐起,连声喊老板多上几瓶江小白,一人一瓶不得虚,划拳斗酒吼得比哪个都凶,掏心掏肺生怕你没吃饱喝好。其实重庆人好热闹大方,不是因为腰包鼓了,底气足了,而是他们觉得“钱个嘛,纸个嘛,挣个嘛,花个嘛”,兄弟才是最重要的。

我的兄弟伙,我扎起

整部电影的亮点就是兄弟情了,刘波为了救眼镜,放下了手中的枪后被暴揍;许东虽然平时吊儿郎当不当回事,但为了帮刘波拿回钱,竟开着车撞七哥;老实巴交的眼镜在七哥砸场子的时候也敢举着梯子往前冲救兄弟。在重庆人眼里,兄弟是在一起喝酒,你能喝不喝分分钟揍你,而你不能喝却逞能马上阻止你的人,兄弟是在外面要强,在一起可以嚎啕大哭的人……,“兄弟”两个字早已经刻在重庆人的骨头里。因为你是我兄弟伙,我必须扎起!


在刘波身上,我们看到了重庆人身上的影子 ,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市民,重庆崽儿永远以积极的态度生活,耿直热情不怕事。这是重庆的风格,更是山城特有的情结。


重庆人不管身在何处,不管离家乡多远,心都系在了重庆城,胃都记住了火锅味道。距离可以改变,但骨子里的倔劲儿永远不会变。就像这些漂泊在外的重庆人,重庆崽儿在哪儿都不得虚!在哪儿都雄得起!不得给重庆丢脸!

我是重庆人,我就是吆不倒台。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