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读诗之九:李轻松《山脚下的无名女人》

北京诗局2018-10-28 11:23:13

诗意生活


山脚下的无名女人


李轻松


车前子只是学名,人们习惯叫它车辘轱菜

它叶子宽厚,籽粒绵密,味微苦

长于缝隙与辙印中间。它性子忍隐

香气只沾染在马蹄上,或雨滴中

就像山脚下的女人,抬头看山,低头喝水

脸上有着黯淡的笑容

 

这贫贱的野菜带着灰尘,她坐在门槛上

用清水清洗,露出她的真容

再佐以香葱和豆腐

一家人的晚餐已准备停当。

她站在家门喊儿子回家吃饭

倦鸟儿和鸭鹅都回答了她

 

那女人衣衫干净,在炊烟和农事中

放下她的身段和欲望

家狗温情地伏在她的脚下

对着那个大碗喝酒,高声骂娘的男人

轻微的吠声。仿佛含了糖球的孩子

发出的呓语。她的儿子风一样跑回家

带来松针、气喘和牛粪的味道

 

3月桃花满枝,7月谷物扬花

10月猫狗追逐,1月大雪封门

她比所有的月份都饱满

在山之阴、水之阳

一棵倭瓜爬出了墙头

任凭自己开着谎花,结着化果

 

夜里,各种动物开始它们的私生活

树影在窗棂上暴动

云层里含着阵阵雷声

她从不懂得抱怨,没有诉求

她左边的男人,右边的孩子

与她构成生活的三角

她带着一张被世界拒绝的脸

低语、做梦、安眠,无声无息……




评 点


这是诗人李轻松以素朴之笔描画的一幅农居生活图。诗人在通过文字所作的平静素描中,既有浓墨重彩之处,又有云淡风轻之意,移步换景,娓娓道来,其笔下女性一生的命运就生动地展现出来了。


当日常生活的场景逐一呈现在诗中,当诗人调动起她所有的经验和想象,诗歌在现实层面上接续了我们古老的乡野传统,才会在对俗世的书写中支撑起灵魂的重量。这样的诗,既无跌宕起伏的情节,也没有轰轰烈烈的大场面,在所有的细节铺陈上都趋于某种“小”的格局,但整体上又给我们的是“大”的感受:简单的生活中有存在的哲学,平淡的世界里也有诗意的图景。诗人看似在写一个“山脚下的无名女人”,这个“无名女人”可能代表了无数的底层女性,但她终究是以诗人个性化的声音体现出来的。从诗中我们依然能捕捉到那温暖的氛围,人生的善意,还有祥和的画面,这是诗人在个人感悟和公共见闻之间获得的精神维度,尽显写作中思想的力量。



拓展延伸




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微信进行购买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