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波读诗之五:桑克《夜景》

北京诗局2018-11-10 16:18:02


NO°/5

Friday, December 1, 2017

北京诗局





我坐在边座上。

我的热脸贴着玻璃的冷脸。

我望着移动的旷野。

我望着移动的旷野中的雪。

潜伏在旷野的褶皱中的雪,

是掩埋还是暴露荒凉的痕迹?

我望着旷野中稀疏的树木。

树木不摇不摆,无风无语。

我望着树木之后安静的乡村。

我深解它的冷,一如深解它的穷。

      那安静是恐怖的皮!

我望着移动的孤寂的皮。

我仰望皮上辽阔的空虚:

北斗七星,七枚发光的钉子!

这暗夜,这移动的橙色列车,

这大地一动不动,让我欢喜。


—— 桑 克



这是诗人乘坐夜行火车时所见所闻、所想所感的一幕,与其说是夜景,不如说是诗人就夜景这个话题所延伸出去的一种语言探查。对于这样的题材,我们可能觉得并不新鲜,因为诗人们都在努力写出这样的“小诗”,它源于日常,最后也归于日常,日常的小感受,日常的反映论。但如何在众多的日常书写中脱颖而出,给人一种新的不可替代的美感,这对于绝大多数诗人来说,都是一种难得的考验。

有的诗人接受了这种考验,并将其变成了创造的自觉,桑克就是如此。他要力图将别人写得平淡的那些相同题材,写出自己的风格和精神来,因此,他运用了一些更独特的技巧,比如反复,重叠,正面强攻和侧面出出击相结合,让瞬间掠过的旷野之美,到达一定高度和境界,并形成某种庄严的格调。诗人对于眼前的景象越写越冷,有一种无法割舍的大震撼和大悲悯。我觉得这不是简单的借景抒情,寓情于景,而是在一种阔大的时空感里点亮内心的明灯,这是诗人在最后“欢喜”的理由,因为在那种空旷的宁静里,仍然潜伏着更隐忍的力量。





北 京 诗 局


欢迎关注




Copyright © 上海民族音乐社区@2017